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宠夫令

宠夫令

番外 十七

作者: 苹果小姐

    我是路詹。

    我四岁那年,被赵祥从人贩子手中救出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我便跟着赵祥。

    他让人教我习武,他让人教我读书,我和他,年龄相仿,他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我是他的贴身小厮、

    赵祥是皇子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有一个皇子该有的任何尊荣。

    那一年,昭国皇宫,来了一对母子。

    儿子与赵祥同岁,名叫沈樾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,是一位公主,可因着昭国与大燕朝的一次大战,昭国大败,为了能得到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,昭国皇帝亲自将自己的妹妹送往大燕朝。

    可大燕朝的皇帝,似乎对男女之事,并无多大兴趣。

    他每天都操劳在御书房,每天都殚精竭虑的操心着朝政,每天都想着要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昭国的皇帝,送了自己的妹妹去和亲,他是盼着妹妹能够得了大燕朝皇帝的恩宠,如此,也能为昭国谋一些福利。

    可除了新婚当夜,大燕朝的皇帝留宿在她那里之外,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。

    好在,虽然仅有一次宠幸,公主争气,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才刚刚怀孕,大燕朝的皇帝便下了征战昭国的战书,那皇帝不知脑子是不是有问题,下了战书,又让人将公主送回昭国养胎。

    这种奇葩行为,直接激怒了昭国上下。

    昭国将士带着满腔羞愤屈辱,迎上战场。

    那一战,大燕朝败北,昭国一举获胜。

    虽然胜了,可死亡的代价太过惨重,军需军耗极度严重。

    国家再也折腾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,昭国和大燕朝,修订了三年不战的约定。

    战争结束,当时怀胎回国养胎的公主,也早已经诞下一名男婴,那孩子都四岁了。

    是的,沈樾和赵祥,同岁。

    我上面是说的那些有关公主的事情,也是我听宫里的嬷嬷讲的。

    因为赵祥告诉我,他打算代替沈樾回大燕朝。

    他要逃离昭国。

    而我,作为他的贴身随从,当然要和他一起这么做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小孩子,自然是什么都谋划不成的,赵祥的背后,还有他的外祖父。

    他的外祖父,想当年也是朝中肱骨,只可惜,被人陷害,获罪被流放。

    后来皇上大赦天下,他才得以再次回京。

    虽然没了官职,但是他还有旧友,还有报复。

    这人不知怎么就认识了大燕朝一个商人。

    那商人的名字叫宋定忠。

    在余州经商,家里很是有钱。

    宋定忠愿意帮助赵祥,宋定忠说,他在宫里有旧相识,可以保证赵祥假冒沈樾回到大燕朝,能活着长大。

    至于别的,就要他们自己谋划了。

    这对我们来说,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莫说赵祥想要逃离,作为他的小厮,我也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别的皇子的小厮,都是跟着自家的主子,吃香喝辣,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唯独我。

    跟着赵祥,我被其他皇子的小厮缕缕欺负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们把我们关到黑黢黢的宫殿中,听说那宫殿曾经死过人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们把我们一脚踹下荷塘里,纵然我被逼学会了洑水,可每次被踹下荷塘,我都觉得自己可能被淹死。

    这都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最为受不了的,就是挨打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原因,就是突然有人上前,抓着我的头我的肩膀,结结实实的揍我一顿。

    每一次,他们都想打死我。

    所以,赵祥告诉我,我们准备逃离的时候,我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我按照他说的,去打听那位公主的一切,去打听沈樾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能,真的是上天注定。

    那位公主生养了沈樾,却兵不待见他。

    沈樾只被两个嬷嬷带着养,素日吃喝皆有两个嬷嬷负责,而那位公主,却连看都没有看过一次。

    说白了,她都不知道谁是她儿子。

    我们谋划了好久。

    终于,在我七岁这年,我们开始行动了。

    那些即将要出发的日子,我每天都激动的睡不着。

    我幻想着自己的新人生,幻想着去了大燕朝之后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以后,我也能成为一个耀武扬威吃香喝辣的小厮。

    有赵祥,不,不对,从此,就没有赵祥了,只有沈樾。

    我是沈樾的小厮,我叫路詹。

    有沈樾的外祖父在,有余州那位宋定忠在,说不定,将来沈樾是可以在大燕朝登基的。

    那我,一定可以被封做禁军首领。

    我都打听过了,一般皇子登基,他最为信任的小厮,但凡会功夫的,都要被封为禁军首领的。

    我想象了无数次自己成为禁军首领威风凛凛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祥的外祖父,用一把火烧死了沈樾和他的两个嬷嬷,连同所有见过沈樾的人,一并烧死。

    在沈樾和公主回大燕朝的驿站。

    而同时,昭国赵祥的寝宫,也起了一把大火,一个伪装成赵祥的小男孩,被烧死了。

    赵祥的外祖父用这个骗过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赵祥死了。

    而赵祥假扮成沈樾,被人从驿站的大火里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公主对沈樾,是彻底没有任何爱的。

    沈樾被灰头灰脸的从火中救出,公主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只说,要是烧死倒是干净了!

    这话把我和沈樾都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我们唯恐这公主一个不高兴,就要要了沈樾的命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们都小心谨慎,不敢朝着公主眼底下蹭,尽量缩小存在感。

    好在,一路回大燕朝是十分顺利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大燕朝和昭国又达成了什么协议,那传说中只闻朝事不理男女之情的皇帝,竟然亲自出城迎接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沈樾都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沈樾巴巴的扬着头,喊那皇帝父皇。

    那皇帝很慈祥的拍了拍沈樾的头。

    公主却是一脸冷淡,对皇上亲自出城迎接,没有一点喜悦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不高兴。

    皇上能亲自出来迎接,这是多么大的尊荣啊。

    要是她好好把握,我们在宫里一定能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可惜......

    然而我也只能背后嘀咕嘀咕,我连看一眼这公主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们被风风光光的迎回宫。

    皇上昭告天下,说公主于大燕朝有功。

    他特意在宫中设宴,为我们接风。

    我和沈樾兴奋的在新的寝宫里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这里,一切都是崭新的。

    新的寝宫富丽堂皇,新的婢女温柔体贴,就连宫中的花生酥都好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我们没有盼来那场专门为我们而设的宫宴。

    公主她在新寝宫,悬梁自尽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昭国公主的服饰,画着精致的妆容,梳着漂亮的发髻,挂在悬在半空的白绫上。

    我和沈樾得了消息奔过去的时候,她正面容狰狞的被人从半空放下来。

    舌头伸到外面,和她精致的妆容很不相配。

    我和沈樾吓得放声嚎哭、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大燕朝,结果,回来第一天,公主自杀了!

    这......

    我们想不明白公主为什么自杀。

    新的寝宫里,有人来了又走。

    乱糟糟一团。

    我听外面的宫女说,是公主在昭国有了别的男人,也有人说,是宫里的皇后容不下公主,还有人说,是皇上容不下公主容不下昭国,

    公主自杀,是皇上给昭国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反正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我和沈樾怕得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宫里并没有为她大办丧事。

    仿佛她不是公主,而是随便一个婢女似的。

    起初还有人安慰我们,可很快,宫里传出一条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钦天监算出,沈樾的命格,和皇上的命格相冲。

    这真是......

    神特么相冲!

    怎么就相冲了!

    这话也能信?

    可大家都信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对沈樾一脸慈祥的皇上,再看到沈樾,就跟看到杀父仇人似的。

    他命令我们,搬出皇宫,到宫外居住。

    宫外,倒是有皇子的府邸。

    可那是给已经成年的皇子准备的。

    像沈樾这种,才这么小的,哪有就搬出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皇帝怕沈樾克着他,硬是让人把我们轰出皇宫了。

    一个与皇上命格相克的皇子,他的一生,也就算是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也有人不放过我们。

    宫里的二皇子三皇子总是想要羞辱我们。

    那位神叨叨的大皇子倒是不羞辱我们,但是他想杀了我们!

    他都出手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沈樾只得和他外祖联系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沈樾的外祖父开始加快的培养我和沈樾。

    教给我们能够杀人的功夫。

    教给我们一些谋略手段。

    我们一面学习着本领,一面在面临二皇子三皇子羞辱和大皇子暗杀时不断地加强巩固本领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。

    我们竟然成长的及其快!

    很快,沈樾就能独当一面了。

    他给自己做了人设。

    对外,他就是那种可怜巴巴任人欺负又无力还击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可背地里,他养私兵养死士暗中笼络朝臣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我和沈樾一直觉得,只要等到皇帝生一场大病,我们就能控制住全场。

    可惜......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我们去了一趟余州。

    在余州,沈樾居然和一个男扮女装的人互换了身体!

    糟心死了!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啊!

    编话本子的人也不敢这么编!

    可偏偏就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宋定忠的女儿。

    宋定忠一直暗中帮着我们,是我们的同盟者,可我们居然一直以为他养的那是个儿子。

    沈樾和宋瑾互换了身体,这对我来说,除了意外和糟心外,倒也没有太多的影响。

    反倒是因为宋瑾有钱,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宋瑾身边有一个叫万喜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起初我只是觉得这小丫头脑子有病,憨憨的傻傻的。

    可随着相处,我竟然有点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这对我来说,可是个大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我将来是要做禁军统领的,我的妻子,必定是那种重臣家里的嫡女。

    反正,不管怎么说,也不会是万喜这种野小子似的吃货。

    可偏偏我对着万喜,就是要脸红心跳挪不开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与其我自己别扭不舒服,还不如和万喜坦白呢。

    万一她也喜欢我呢。

    反正我现在还不是禁军首领,身边有个小丫头给我暖床也是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,再说呗。

    我打定了主意,要和万喜告白。

    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我总是陪着宋瑾四处忙碌。

    直到那天!

    大皇子给沈樾的身体下了毒。

    跟着我们一起来大燕朝的神医为了能让宋瑾死心塌地的为沈樾做事,他一不做二不休,也给宋瑾下了毒。

    可惜,他被宋瑾发现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真的是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我怕宋瑾一怒之下,也要杀我。

    当时我想都没想,只想表明自己的态度,我就杀了神医。

    杀了,我发现,我无法对沈樾交待、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该做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这一生,也许就因为我这一个冲动,毁了。

    我害怕。

    我逃出了府邸。

    可逃出来之后,我发现,满京城都是危险。

    二皇子三皇子可能要杀我,大皇子可能要杀我,沈樾与神医布下的那些暗桩可能要杀我。

    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我花钱请了一些江湖人,让他们假冒成二皇子的人,将我绑架了。

    我在京都,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带着这些年攒下的钱财,我又暗中回到昭国。

    改名换姓,我只想平平安安过完这一辈子。

    也许,我太自私了吧。

    但是我怕死。

    是人都怕死,这不怪我,谁也不能怪我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csztblg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